广西快三下载 > 大明闲人 > 第932章:铁骑的挽歌

广西快3快十开奖:第932章:铁骑的挽歌

一秒记住【800♂小÷说→网 广西快三下载 www.lbs87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挡住,挡??!结阵,结阵,用备马结阵!用箭射,不要往外冲……”就在固伦哀和施力坦嬉笑咒骂之时,已经奉命返回断后的突颜,却正满头大汗的狂呼嘶喊着。

    他们赶回来的时候恰恰刚好,正一头迎上奔袭而来的狼群??醋拍锹勐逃陀偷睦琼?,突颜整个人都僵住了。之前那些轻忽不屑的心思再不见半点,剩下的全是浑身从里到外的冰凉。

    怪不得塔布囊说什么务必给大军赢得半日的时间,原来他们要面对的根本不是人,而是这些草原的幽灵啊。

    只是即便现在知道了也晚了,就算不晚他们也没办法。因为没人敢违逆火筛的军令!退,不说回去肯定被处死,就算没火筛的军令,在这无遮无拦的平原上,他们也跑不过这些狼群。

    草原狼是草原的宠儿,在这里,它们几乎就是无敌的。无论是速度还是杀伤力,都是当之无愧的王者。

    而进……突颜只能呵呵了。与这些野兽搏杀,无论输赢,他们都从开始就输了。人命,终归要比野兽的性命值钱多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没得选,只能拼尽全力坚持,期待着能有奇迹发生,或许才会有那一线生机吧。

    好在火筛的部族此时绝对属于大族中的佼佼者,这也让他的属下每一个战士,都是至少双马的配备。而这,也是火筛大军,之所以比其他任何队伍都强悍的依仗所在。

    野兽的低吼,战马的嘶鸣,人类頻死的哀嚎,还有那箭矢排空的尖啸声,在这苍凉的平原上演绎出了一曲死亡的乐章。

    断肢、残尸、血雨、腥风,不断在这片里许方圆的地段交织发酵着。上空氤氲的雾气中,似乎有死神在放声狂笑,欣喜于生命的凋零和逝去。

    苏默已然换乘在大尾巴熊的背上,默然的看着眼前这一场修罗地狱,脸上不见半分表情。

    “苏苏……杀虫子……好多虫子……”汤圆低低的呢喃着,焦躁的晃动着硕大的脑袋,有些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苏默伸手在它脑袋上轻轻拍拍,示意它稍安勿躁。不到时候,还不到时候,一个好猎手,必须要有足够的耐心才行。眼下这些猎物,还不够!

    “报!”一个斥候远远奔了过来,驰到近前,就马上抱拳禀道:“主上,蒙古人只分出了一部断后,其他人则加速往东逃去了?!?br />
    嗯?苏默闻言挑了挑眉,眼中露出一抹赞赏的神色?;鹕腹徊焕⑽笔烂?,仓促之间,竟然能有这种决断。断尾求生毫不犹豫,尽显一代枭雄的本色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就想逃了,可能吗?他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,摆摆手示意知道了。待那斥候返身去了,这才微微阖上双眸,暗暗调动识海中那团神奇的银色光团。

    一波波无形的波动以他为中心发散开来,讯快的向着某个方向而去。这是他再次发掘出来的一项能力,可以在一定的范围内,和金甲进行沟通。

    不过,也只能是和金甲沟通。至于大尾巴熊也好,狼王太阳也罢,甚至是鼯鼠多多,都无法进行这种能力。苏默隐隐有些明白,这或许与唯有金甲,才是他亲自催生出的异种的原因。也唯有这种如同从本体分离出去的单位,才能享受这种便捷。

    草原某处,半空中一大团灰蒙蒙的云团遮天蔽日,发出阵阵令人心悸的嗡嗡声。

    这不是云,而是一个巨大的草原大黄蚊族群。此时正值夏末,正是大黄蚊这种恐怖生物的肆虐期。与去岁冬季那片偶然残存下来的蚊群,数量上有着天差地远的区别。

    蚊群最中心,一点耀目的金光散发着炫目的光泽,似乎无时无刻不再向外辐射着光波。这使得整个蚊群中,越是接近中心的个体,看上去越是庞大而强壮,最大的一个竟是接近蜜蜂般大小,长而尖锐的口器,便只看上一眼,就让人有种胆颤惊悸的感觉。

    金光在某一刻忽的颤动了一下,下一刻忽的急遽内敛起来。眨眼间,在极短的时间里,金光彻底凝成一只奇异的甲虫,除了个头稍大外,再看不出半分特异之处。

    金甲头顶触须频频颤动起来,某种诡异的信息,随着这种颤动传播开来,几乎是在瞬间扩大到整个蚊群。

    蚊群“嗡”的一声大震,所在的整个空间似乎都在这次的震动中动荡了一下。随后,嗡鸣声大振中,整团云雾蓦地向某个方向飘出,速度之快,再无半分云雾的飘渺,反倒如同电光疾火一般。

    “塔布囊,突颜使人来求援,他们扛不住了。他们遇上了狼群,好大一群狼群……”

    奔驰中,固伦哀和施力坦二人满脸苍白,快马急鞭赶上火筛,颤抖着声音禀报道。

    两人本在后面优哉游哉的跟着,满心都是羡慕嫉妒突颜凭白得了一份大功劳。直到不多时接到突颜派回来报信的传令兵,这才知道了突颜那份大功劳究竟要面对什么。

    看着那传令兵惊恐欲绝的模样,两人浑身都是冷汗直流,庆幸不已。之前那点艳羡的心思,再也不存半分,慌不迭的亲自赶了上来,向火筛禀报。

    这会儿他们可没了什么攀比又或幸灾乐祸的心思,若是突颜挡不住狼群,一旦崩溃后,处于突颜所部最近的他们二人,必将是下一批遭遇狼吻的目标。

    火筛紧紧抿了抿嘴唇,微微腥红的眸子露出狠毒的神色,看也不看两人一眼,直接下令道:“你二人分出一部去支援他,其他人加快速度?!?br />
    这话一出,固伦哀和施力坦同时变色,相互看了一眼,都是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火筛的命令很显然了,那就是彻底放弃了突颜,甚至为了挡住后面的狼群,还要从他二人之中,再选出一部填上去,以求迟滞狼群的追击,保证大部队的安全撤离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两人又谁肯牺牲自己去成全别人?蒙古战士不畏死亡,不惧拼杀,可那是对人好吧。但要是换了狼群这样的野兽,那除非是疯子,否则谁会肯去白白送死?

    只是眼下当着火筛的面,两人却又偏偏无法直接拒绝。所以,只能以沉默相应,将选择权交给火筛。如此无论选了谁,那都是上命难为,也算是天意吧。

    “施力坦,你去?!毕匀皇遣炀醯搅俗约毫礁霾肯碌男乃?,火筛冷冷的斜了二人一眼,随口指定了战力稍弱些的施力坦。

    施力坦眼中露出绝望之色,惨然一笑,就马上抚胸重重一击,半句话也没有的一拨马头,毅然决然的掉头而去。

    “塔布囊……”固伦哀心中一悲,忽然有种兔死狐伤的感觉,下意识的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四人平日里虽然斗的凶狠,谁也不服谁,但却也是一路厮杀过来的袍泽。此时眼见一去几乎就是永诀,饶是固伦哀也忍不住心弦悸动,悲抑难忍了。

    火筛冷冷的乜了他一眼,他又何尝愿意如此,只是慈不掌兵,若是他不能当机立断,有所取舍,又如何能保证大军主力得以保存?在局部和全局之间,他没有选择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什么?!长生天啊,那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!救救我,救救我,我不想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他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,忽然前方一阵大乱,凄厉的惨嚎声不绝而起,让他先是一愣,霍然抬头望去,随即就是面色狂变。

    “塔布囊,塔布囊,大黄蚊,好多的大黄蚊阻断了去路,前方不能去了!”一命亲卫惊恐欲绝的冲了过来,大声的向火筛禀报道。这个平日里冲杀向来最是勇猛的汉子,此刻却满面骇然之色,如同一只受惊的羊羔也似。坐在马上的身子,都不由自主的剧烈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这是生于马背、长于马背上的蒙古战士啊,此刻竟然险险连马都坐不稳了,可以想见,前方的恐怖究竟到了何等地步。

    如果说草原狼群是草原上的霸主,但凡遇上就是九死一生。那么,这种草原大黄蚊就是草原上毫无争议的死神,一旦陷入,无论人畜,妥妥的就是十死无生!

    而最恐怖的是,即便是遭了狼吻之丧,至少灵魂还能回归长生天;可要是死于这种大黄蚊的口器下,整个人都将被吸成人干。鞑靼人自古相传,大黄蚊是魔鬼的宠物,它们在吸噬人的肉身的同时,会将人的灵魂也吸噬一空,死后连回归长生天都不可得。

    蒙古战士不畏死亡,便是因为他们认为即便战死了,灵魂也可以回归长生天的怀抱,终有一日会再次重回人间。但若是连灵魂都没了,那便是彻底的消亡,那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所以,此时此刻,忽然发现他们竟然要面对的是这种恐怖的存在,便是再勇敢的战士,也完全没了半分勇气。

    “留下两个百人队,点燃火把拒之。再命一队人掘地取草燃之,以浓烟抗拒。其他人,绕开正前方,别寻方向突围?!被鹕该嫔?,果断发下号令。

    后方有狼群,前方有大黄蚊,难道这都是那苏默搞出来的?怎么可能?莫不是他是长生天的私生子吗?

    火筛心中说不出的震骇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。但是心底却隐隐有个声音告诉他,这一切绝对都是真的,都是那个叫苏默的明人搞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坑,巨坑!从头至尾都是一个圈套,什么造谣、什么奔窜逃亡,全都是计,为的就是针对他而来。

    自己,中计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