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重走北上民主人士在沈阳活动之路 2019-08-22
  • 新华社评论员:与世界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2019-08-22
  • 习近平在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欢迎宴会上的祝酒辞(全文) 2019-08-15
  • [雷人]蠢货!土地处于不同的城市和地段,关联的资源不一样,价值也不一样。不然给咱俩同样面积的土地,咱的在北上广深,你的在边远山区,你干么? 2019-08-15
  • VRAR从热转凉 追风上市公司“跌落神坛”追风上市公司“跌落神坛”-手机行情 2019-08-14
  • 通向白垩纪的时空隧道(科技大观) 2019-08-14
  • 联合国安理会发表声明 强烈谴责阿富汗恐怖袭击 2019-08-13
  • 2018年CES Asia汽车科技汇总 未来出行更进一步 2019-08-12
  • 亓庆良:山村里也有了健康中国“大梦想” 2019-08-12
  • 机关干部微信群要定位于“工作” 2019-08-05
  • 百商诚信商海创新—天山网 2019-08-05
  • [微笑]这篇写得不错,没有逻辑上的问题!不过咱估计不会讨小萌们喜欢。 2019-07-31
  • 加快新旧动能转换 增强发展内生动力 2019-07-31
  • 主持人资料库——李晓萌 2019-07-29
  •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“第十阶层1”的网友,你可问问他“阶层”与“阶级”有什么区别!呵呵! 2019-07-25
  • 广西快三下载 > 合体双修 > 第1243章 紫薇四神器

    广西快乐十分 开奖结果:第1243章 紫薇四神器

    作者:我是墨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    一秒记住【800♂小÷说→网 广西快三下载 www.lbs87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      世间只存在三处真实世界,为尘界、逆尘界、山海界。

        其中,逆尘界是由四座洪荒大陆组合而成。四荒之上有仙国、仙域无数,彼此之间征战不休。

        彼时紫斗仙皇尚未道成,四荒之上势力最强的当属荒古仙域?;墓畔尚薅腊远?,无人敢挑衅其威严。

        仅次于荒古仙域的,是紫薇、北斗两大仙域。这两个仙域共同占领着北荒,其势力同样非同小可。

    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,如此强大的紫薇、北斗,最终竟会被一人毁灭。

        那一日,紫斗仙皇以一己之力,灭两大仙皇,独霸北荒,其凶名席卷三界,闻者色变!

        那一日,紫薇、北斗二皇被历史的车轮碾成粉碎,成了紫斗仙皇成名的踏脚石。

        残存的紫薇后裔,被紫斗仙皇封印至他所创造的幻梦界。一同被封入幻梦界的,还有紫薇仙修心目中的圣地——紫薇北极宫。

        紫微北极之中,那北极二字,指的是紫薇仙皇道成之地——北极山。传言紫薇仙皇道成之日,将整座北极山炼成洞府,是为北极的由来。至于那紫薇二字,则是指紫薇仙皇一生之道——紫薇大道。

        为尊者讳,紫薇后裔们可不敢乱叫紫薇北极宫,称呼此宫之时,往往以北极宫简称。

        这是一座沉没在界河水底的宫殿,存在于此,已不知有多少岁月。

        这是一座无人可入的宫殿,唯有持有钥匙、且得到紫薇仙皇许可的人,才可破例。

        紫薇北极宫的钥匙,掌握在奉女族族长手中,一代代传承至今。奉女族是紫薇北极宫的看守者,可就连此族中人,都记不清他们看守这座宫殿有多久了。

        此刻紫薇北极宫外,正有一辆紫珊鱼车乘着水波,缓缓而来。在那鱼车之上,乘坐着一名紫色帝服的女子,鱼车周围,跟随着大批水族仪仗,一个个神情肃穆。

        这位帝服女子不是旁人,正是奉女族的王,那个想要将北海真君元神炼丹的人。

        “王上,你真的打算进入北极宫么?邀请炼丹师的帖子,已发向各族,以王上的号召力,不日就会有大批炼丹师前来相助。灭杀北海老贼,指日可待。王上何苦非要进入北极宫中冒险?想当年,王上七次进入北极宫,七次被宫内魔物们所伤,最严重的一次,就连妖魂都被那些魔物吞吃了大半,险些陨落。请王上三思,放弃此行!”几名女侍卫劝谏道。

        “尔等不必再劝。那北海老贼乃是二阶封号准圣,以其修为之强,便是自缚元神自封法力,旁人想要杀他,也是难如登天之事;欲将如此存在活炼成丹药,其难度还要更高十倍不止。唯有在炼丹之时加入灭圣草、化魂叶、封道灵泉三物,才有少许几率将之炼杀。这三种东西,只有北极宫才有…父仇母恨,不共戴天!纵然此行再危险,朕也要走这一遭!”帝服女子语气坚决。

        “王上…”

        “好了,此事无须再议。若有各族炼丹师抵达,由尔等负责接待,切不可有任何怠慢。少则三日,多则五日,朕定会归来?!?br />
        帝服女子不再言语,足尖轻轻一点,整个人踩着水波,朝紫薇北极宫入口飞去。

        紫薇北极宫是十二个宫殿群所组成,故而也有十二个入口可以进入,被奉女族称作十二宫门。帝服女子此刻走的,是十二宫门当中的鹑尾宫门。当她试图接近这座宫门时,宫门上的紫雷禁制顿时起了反应。

        但那些禁制却没有立刻对她发动攻击,而是在等。

        等帝服女子展示她的钥匙,若有,则不杀;否则,杀无赦。

        “下仙扶摇女,持此仙皇之钥,欲入此宫,还请放行?!?br />
        帝服女子檀口一张,一道紫光从其体内飞出,在宫门前盘旋了九次之后,紫光又飞回了女子体内。

        周围的奉女族人,没有人能看清,那紫光内包裹着何物。

        但帝服女子却在展示完此物之后,成功进入到了鹑尾宫门之内,大概那便是所谓的钥匙吧。

        …

        宁凡很意外。

        他不过轻轻推了推宝库的门,想要从宝库内出去,居然会被宝库门上的紫雷禁制毁去一只手。这些禁制的威力当真了得。

        随着天人青芒浮现双眼,宁凡的目光扫向宝库铁门,目光极为专注。

        许久之后,宁凡收回了目光,又感觉了一下右手的伤势。因为强行推宝库大门的缘故,其右手被门上的紫雷禁制电成了焦炭,此刻已无半点知觉,伤势十分严重。

        他又感受一下周围的空间,这座北极宫之中存在着第四步的空间干扰,在这等干扰之下,便是圣人也无法靠着遁术、传送术自由出入,他的六道传送术,同样无法在此地使用。

        想要出入此地,只能走门,无法遁行虚空。

        “此门之上,共有紫雷禁制3122道,因其年代久远,其中半数禁制已然失效。当我推门时,只有约莫1400道禁制起了反应…但就是这1400道禁制,居然轻易毁掉了我一只手…”

        “倘若这些禁制完好无缺,便是第三步的圣人也休想硬闯这些禁制。但若这些禁制之间存在残缺,则就算是我,也有破禁的可能?!?br />
        …

        紫薇北极宫,第十二宫,析(xi)木宫。

        在紫薇北极宫内部,共有十二座宫殿群,分别是:星纪宫、玄枵宫、娵(ju)訾(zi)宫、降娄宫、大梁宫、实沈宫、鹑首宫、鹑火宫、鹑尾宫、寿星宫、大火宫、析木宫。

        对紫薇仙皇而言,紫薇北极宫的存在,就像是玄阴界对于宁凡的意义。他偶尔会在宫内闭关修炼,也会在此地种植灵药,存放宝物、杂物。

        其中,析木宫共有三千多座殿宇,皆是用来堆放杂物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此刻析木宫某处殿宇之外,两个喝得醉醺醺的小妖魔正在附近巡逻。

        “嗝…酒菜还没吃完呢,大王为什么要叫我们巡逻…嗝…”二妖之中,那青面妖魔一边打着酒嗝,一边醉醺醺抱怨道。

        “笨!真笨!大王既然叫我们巡逻,自然是有贼进了析木宫!嗝…”另一名红面妖魔醉醺醺答道。

        “啥?又有贼来我们这里偷东西了?来的不会又是大梁宫的那些酒妖吧?嗝…”

        “也有可能是鹑尾宫的丹魔们在报复我等,咱们大王前段时间不是跑去偷丹药了么?多半是惹来报复了吧。嗝…”

        “这么说的话,降娄宫的书妖们也有可能了…嗝…”

        两名小妖正说笑间,不远处某座宫殿,忽然发出了禁制崩溃之声!

        “不好,真的有贼!且不似内贼,反而像是外来之贼!”

        两名小妖吃惊非小,他们是金丹小妖,刚刚成妖不久,对北极宫的了解不多。

        但就算是他们,也知道一些基本之事,那就是北极宫的禁制,不会攻击他们这等宫内妖魔,因为他们这些妖魔,都是紫薇仙皇的藏物所化。

        如此一来,他们这等妖魔就算偶尔跑到其他势力的宫殿盗宝,也无须破禁制——当然,普通小妖也不可能有办法破禁制的。

        然而眼前这一幕却真实发生了!

        “据说能够从外界进到宫里的,只有奉女一脉。来人定是奉女族的贼!”

        “是四百六十六殿的方向!快,莫让小贼跑了!”

        两名小妖匆匆赶到四百六十六殿,而后,眼前的一幕,吓得他们站都站不稳了。

        眼前这座殿宇的铁门,已经被人生生打成了粉碎,其中紫雷禁制,俱毁!造成这一切的,是一个修为通天的白衣青年!

        此人反抗紫雷禁制,明明被禁制轰成重伤,但他却有三棵来历莫名的桑树护体,周身上下可怖的伤口,只数个呼吸便痊愈了!

        “三、三桑妖树!此人竟有三桑妖树护体,莫非他竟是三桑国的后人,听说三桑国是被我们紫薇仙修所灭,莫非此人是来找我们报仇的!”两名小妖明明修为不高,然而眼力却是惊人,竟一眼看出了三桑古树的来头。

        一想到三桑国后人的可怕,两名小妖吓得腿都软了,便在这时,他们终于看清了环绕在白衣青年周身的两道雷霆的真正面貌。

        始祖雷雀!

        灭道雷婴!

        这白衣青年肩膀上,还趴着一只王族九狸!

        “以傲慢著称的始祖雷雀,居然臣服于此人!假的吧!”

        “乖乖!这是真的灭道雷婴!书中所言,可以轰杀半圣的灭道雷婴!”

        “道魂万族排名第四的九狸,居然臣服于此人!且此人收服的还是一只王族九狸!”

        两名金丹小妖腿都吓软了,直接倒在地上,哆嗦个不停。

        殊不知,宁凡才是真的被眼前这两个金丹小妖博闻广记吓到了。

        不是吃惊于对方的强大,而是吃惊于对方的眼力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两个小妖不过第一步修为,居然轻易便能看穿我的手段,此事似乎有些古怪…”

        宁凡没有随手灭杀这两个小妖,而是生出了几分探究之心。

        “快禀报大王,有入侵者…”两名小妖明明瘫软在地上,却还是壮着胆子,取出响箭,想要给自家大王通风报信,倒是忠心。

        可惜,宁凡没有给他们通风报信的机会,只一个眼神望过去,两名小妖就中了他的幻术,无法反抗了。

        “主人还需要黑魔去破其他宫殿的雷禁吗?”趴在宁凡肩膀上的黑魔,恭敬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暂时不用,我需要先弄清此地状况。你们做得很好,辛苦了,去歇歇吧?!蹦脖硌锪撕谀?,同时表扬了黑魔小队的另外两个成员——雷雀和雷婴。

        “不辛苦不辛苦!主人有所不知!这里的雷禁太美味了,对属下修为大有益处,属下还没有吃够,主人再多找些雷禁给属下吃吧?!笔甲胬兹赴蟮?。

        它活了一辈子,还是头一回吃到如此精纯的雷力,若能吃更多,它有信心在极短时间内突破修为。

        “没吃饱,还想吃…”灭道雷婴一副“扶我起来我还能吃”的可怜表情,望着宁凡。

        宁凡十分无语。

        这两个吃货,可知刚刚吃掉的雷禁是什么,那可是第四步强者种在此地的禁制!

        宁凡以自身雷图的力量降低了雷禁中的雷力运转速度,又以势字秘的手段从禁制最为残破之处缓缓撕裂,再加上始祖雷雀、灭道雷婴从旁辅助,这才侥幸将禁制击破。

        虽说击破了禁制,宁凡可是累得不轻,且还多处受伤,靠着三桑古树这才治愈了伤势。

        这两个家伙却吃得很开心,岂不知破禁的过程但凡有半点差池,面对的就是灰飞烟灭…

        “回来吧!”

        没有理会两个吃货继续吃雷的诉求,宁凡将黑魔小队收回了玄阴界,而后朝两个小妖走去。

        眼前的情况,和他预想的不同。他本以为破掉禁制就可离开此地,没想到自己离开的,只是眼前众多宫殿中的一间。

        还以为能就此离开此地呢,果然没有这么简单么。

        看来有必要搜集一些关于此地的情报了…

        “你二人,回答我的问题。我问一句,你二人答一句…”宁凡对两名小妖命令道。

        “是的,大王。好的,大王…”两名小妖中了幻术,哪会反抗。

        “先问最让我疑惑的问题吧。尔等不过金丹修为,为何能看穿我的诸多手段…”

        “是多闻大人,大王告诉过我们,我们所获得的一切学识,都是多闻大人残留在北极宫的力量…多闻无双,紫薇四神器…多闻无双,紫薇四神器?!?br />
        …

        一炷香之后,宁凡结束了提问,幻术力量再次发动,令两名小妖陷入了沉睡,且睡醒之后,他们不会记得曾在此地见过宁凡。

        “有意思,想不到我误打误撞,居然来到了紫薇仙皇的洞府。此事当真是一场巧合,还是北海老儿的某种算计…”

        “算计的可能性不大,毕竟我被拍入空间乱流之时,分明感知到那北海老儿也被阵纹拍入到乱流之中。面对圣人阵纹的力量,北海老贼只一瞬间便丧失了肉身,元神能否从那等处境之下存活下来还是两说。若这一切只是为了算计我,代价未免也太大了…”

        “若这一切不是算计,则只能用气运来解释了。末法时代,只有远古大修有可能修出九彩气运,而我境界虽只仙王,却已气运九彩。圣人阵纹拍击之力,本不足以带我入侵这座仙皇宫殿,奈何此宫殿年久失修,禁制多有破损之处,这才给了此事一丝可能。北海老贼想害我,却反而助我误入宝库;他欲杀我,却反而害了自身…若主导这一切的,皆是气运,则气运一道,未免也太可怕了…”

        明明误入仙皇宝库,收获了天大机缘,宁凡此刻的表情却不是高兴,而是凝重。

        因为他想到了一个人。

        一个靠着气运发家的大敌——掌运大帝。

        此人以掌运自称,怕是修有气运掌位的…气运一道如此可怕,气运之掌位又会是何等力量…

        “对付掌运老儿,或许不能只仗修为、神通,运之一字才是关键…若无同等级别的运,连对等交手的机会也不会有…正常的气运很可能对此人无效,纵我修出了仙运九彩,仍旧处于此人掌控。对付气运掌位的最好手段,果然还是黑运。黑运之极,莫过于扶离…想要战胜掌运,扶离的力量是关键,以我如今的扶离力量,还不足以抗衡掌位…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一直想要提升扶离力量,但却找不到办法…若这两个小妖所言当真,这座紫薇北极宫中,或许真有一些东西,是我梦寐以求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根据两个小妖的说法,他们之所以能识破宁凡的神通,和他们本身才知、眼力无关,而是拥有一种生而知之的力量。

        世间之人,想要获得知识,无不需要学习,但却有一件宝物,可以让人生而知之。

        这件宝物的名字,叫做【多闻无双】,是紫薇仙修梦寐以求的四大神器之一。

        拥有多闻无双的人,可以生而知之,两名小妖之所以能看穿宁凡的神通底细,正是因为他二人接受过多闻无双的少许力量,学识获得过巨大提升。

        “根据二妖的说法,紫薇仙皇生前有四件宝物,合在一起是一件开天之器,彼此分开也能有诸多妙用。这四件宝物,被紫薇仙修当做四神器供奉,如今的紫薇北极宫中,就有四神器中的多闻无双。除了多闻无双,其余三件神器皆已遗失,不在宫内?!?br />
        多闻无双,可生而知之,获得需要的所有学识。

        广目无边,可令瞳力无穷,无限施放法目类神通也不会损伤瞳力。

        增长无量,可打破气血上限,无限生长。

        持国无敌,脚踏国土之时,天下无敌。

        “想不到世间还存在如此神奇的宝物,可令修士生而知之。既入宝山,岂能空手而还,这多闻无双,归我了…”宁凡笑道。

        蚁主却有些笑不出来。

        她一直默默关注着一切,可她不想和宁凡说话!

        她这是在嫉妒宁凡的气运!

        如果可以向上天举报宁凡,她一定要举报宁凡天天走狗屎运!

        被拍飞都能拍进紫薇仙皇的洞府,若是北海真君知道宁凡因他而得福,怕是要心态爆炸吧。

        无语之余,她还感到了一丝担心。

        她担心宁凡真的在这座北极宫之内,寻获了多闻无双这等重宝,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局面!

        “本宫住在这小子的识海里,与他相安无事,不过是因为他杀本宫不得。但若是他获得了多闻无双,获得无上学识,说不得会领悟到什么特殊办法杀死本宫…不妙,不妙!本宫虽助他炼出功德伞,却也对他日日嘲讽,若他当真获得了灭杀之法,未必肯饶本宫性命!可恶的北海,杀千刀的北海!你将这小子拍到哪里不行,为何非得拍到这里,给本宫添堵…”

        蚁主越想越是担心,她决定了,她绝对不帮宁凡寻宝!只要宁凡得不到多闻无双,她便可以安全无忧!

        “你想多了,你我心意相通,当知我的为人。你助我炼出功德伞,便是看在此伞面子上,我也不会对你如何?!蹦参弈蔚?。

        “真的?”蚁主半信半疑道。

        “真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!骗!人!男人靠得住,宁凡会上树!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”

        …

        紫薇仙皇死后,紫薇北极宫里的藏物,经历了漫长而孤独的无主岁月。

        那段岁月太过漫长,漫长到足以令本不该拥有灵智的物品,诞生出灵智,化形成妖魔。

        析木宫是紫薇仙皇存放杂物的地方,宫内妖魔皆是杂物所化。在这里,数量最多的是道晶妖,其次是低阶法宝、丹药所幻化的妖魔。杂物嘛,当然大都是低阶之物,如此之物即便幻化为妖魔,道行也高不到哪里去。

        这里小妖魔很多,厉害的妖魔却没有几个。在析木宫,修为达到第二步的妖魔,只有数百人,其中修为最高的妖魔,是一颗九转银丹变成的丹魔,舍空初期的修为,被析木宫的人尊为析木大王。

        析木宫有三千多座殿宇,其中最恢宏的一座,正在举办宴会。

        今日是析木大王的大喜之日,苦恋三万年之后,金瓶夫人终于答应了他的请求,愿与他结成道侣。

        “太慢了!都这么久了,青面和红面怎么还没有回来!莫非这两个蠢货在路上醉倒了?让这两个蠢货半点正事怎么这么难呢!”酒宴上,一个身着喜服、相貌五大三粗的妖魔,不悦地抱怨着,这便是析木大王了。

        在他的身旁,坐着一个同样身着喜服的女妖,那便是他苦恋的道侣金瓶夫人了。

        金瓶夫人并不是十分美貌,在析木宫,比她好看的女妖很多,比她修为高的女妖也很多。

        可唯有她,能够令析木大王痴恋。

        析木大王是丹药所化,而她,则是丹瓶所化。

        她曾是?;に牡て?,可现在,她再也无力?;に?。

        如今的她,只是一个修为全毁、时日无多的瓶妖。

        而他,则是析木宫的王。

        “以大王的本领,本该寻找更好的,此时后悔,还来得及…贱妾时日无多,大王又何必将心放在贱妾身上,徒增伤心…”金瓶夫人咬了咬唇,低声道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哈!夫人就是爱和本王说笑!析木宫中女妖虽多,却又有谁能及夫人半点,在本王眼中,夫人才是…”

        析木大王正打算说些甜言蜜语,忽然面色大变,惊声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你你…你是谁!”

        却原来,群妖作乐的宴会上,不知何时,多出了一个人!

        那是一个白衣青年,没有谁见过他,析木大王自问也没有见过他!

        那青年在酒席上寻了一个空位,自饮自酌,半点气息也不外露,仿佛与自然合二为一了。倘若不是析木大王恰好朝这个方向看了一眼,绝不会察觉到此地多出了这么一个外人!

        整个宴会因析木大王的惊声,瞬间变得死寂,所有的礼乐都停了下来!所有欢笑的妖魔,表情都被惊惧所取代!

        “我叫宁凡?!蹦驳?,目光微不可查地在析木大王、金瓶夫人之间扫了一眼,只一眼,似乎便看穿了二人全部。

        只一眼,便好似整个天地都压了下来!

        无法抗衡!

        便是整个析木宫的妖魔加在一起,也抵挡不了此人瞬息!

        析木大王冷汗都冒出来了,到了这时候,他哪里还不知道宁凡是外来之人。

        外来之人也有两种,一种是奉女族历届族长,很明显宁凡不是,他的身上没有半点奉女族血脉的味道。

        还有一种,是强闯而至的贼人。

        很明显,宁凡是后者!

        外人只道紫薇北极宫无法自由出入,可唯有北极宫内的妖魔们自己才知,亘古至今,这座北极宫已经被好几个外人闯进来过了!

        白发仙君列御寇!此人是紫薇仙皇一缕白发所化,故而可以自由出入这座宫殿,谁也阻挡不了,谁也不敢阻!

        还有北海大鲲!这饿货是紫薇仙皇亲手点化的鱼,曾得到过仙皇亲口许诺,故而每次肚子饿了,都能够进入北极宫觅食,进北极宫就像回家一样,超开心。

        前些年,又有一个神秘的眼珠妖怪,乘着一片神奇的羽毛,闯进了这座宫殿,貌似原本封印在宫内某处的神器广目无边,就是在那个时候丢失的。

        再后来,北极宫又闯入了几名魔头。这几名魔头自称来自封魔巅,一入此地便大肆杀戮,无人可挡。

        那一日,北极宫内血流成河。

        那一日,析木大王被几名魔头当中,一个自称是贪生老魔的人,一剑钉在地上。那人修为太高了,高到随便吹口气,都足以杀死析木大王!可那贪生老魔偏不给他一个痛快,似乎很享受析木大王临死前恐惧的表情。

        一点点折磨。

        一点点肢解。

        无人敢救析木大王。

        只有金瓶夫人…敢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许你伤他…”金瓶夫人如是说道。

        而后,被一剑钉在地上的人,变成了金瓶夫人,她的妖魂被那贪生老魔一点点切碎,也是在那时,金瓶夫人修为尽毁…

        就在所有妖魔绝望的一刻,一个名叫多闻的老妖魔,出现了!此人以生命为代价,放出了化雷池内的本源雷海,击退了那几名魔头。那多闻更是在临死前,将自身力量分出了一些,化入北极宫之中。

        自此,北极宫的妖魔们一个个变得学识渊博了,就连新生妖魔也不例外。出于感激,不少妖魔都将战死的多闻,称作多闻大人,以示尊敬。

        …

        析木大王露出仇恨之色,仇恨之中,又有恐惧。

        他很害怕,害怕宁凡又是封魔巅的来人,害怕这一次,他的夫人又会被人一剑钉在地上。

        多闻大人已死,这一回,不会再有人救他们这些妖魔了。

        他的内心被恐惧占满,那不只是对于宁凡的恐惧,更多的,是前番贪生老魔留在他道心的恐惧。

        他怕的发抖,他甚至连气息都不稳了,想要跌倒,想要逃跑,想要哭喊,想要哀求,想要…

        “不要怕,夫君?!?br />
        金瓶夫人握住了析木大王的手,不再称呼大王,而是以夫君相称。

        “若今日将死,你我同去?!?br />
        …

        宁凡有些无语。

        他看起来很嗜杀么,还是说他的名字很吓人?对方问一问他的名字,都能吓到夫妇殉情?

        “我只是来问路的,可否给我一份北极宫的内部地图,此地对神念限制太大?!蹦卜畔戮票?。

        “可、可以…”析木大王点头如捣蒜,他敢说不吗!当然是麻溜地献上了北极宫的地图。

        “多谢。你们的酒,不错?!?br />
        宁凡扫了一眼地图,而后收起,转身走出了这间宫殿。

        见宁凡离去,众妖魔皆是松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不过也有妖魔注意到,宁凡之前喝酒的桌子上,留下了一个木盒。

        析木大王同样注意到此事,哪敢不提醒宁凡忘了东西。

        “上仙留步!你有东西忘在这里了!”

        可宁凡走得太快了。他想要追上去,宁凡却已无踪,就仿佛担心多留一会儿,会继续破坏对方婚宴的气氛。

        “呼,真是吓死我了。此人居然没有灭杀我等,看来和封魔巅不是一丘之貉?!币恍┚胺蠼俚难?,皆是长长松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析木大王却没有感到任何庆幸。

        他死死盯着手中的木盒,如临大敌!

        这是宁凡留下的东西,鬼知道里面是不是设了禁制,一开就炸!

        封魔巅的魔头们,不乏心里扭曲之人,在敌人劫后余生之时,送对方一场爆炸,这种变态或许也有吧…

        咕嘟。

        析木大王满脸忌惮,但还是打开了木盒。不开不行,若此木盒真有恶意,他不开,不满足对方恶趣味,对方会直接杀回来。

        “咦,这是…这是…”析木大王愣住了。

        木盒里当然不可能是他脑洞中的起爆仙符。

        而是一颗透着异香的丹药。

        拥有无上学识的析木大王,一眼就看穿了此丹来头。

        九转复魂丹!

        一种专门医治妖魂的九转金丹!

        他前番跑去丹魔们的地盘偷丹药,为的就是此物,却被强大的丹魔们乱棍打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如今却得到了!

        “夫人!夫人!你有救了,有救了!多谢上仙,多谢上仙!”

        …

        宁凡走后很久,析木大王的酒宴,终于恢复了欢乐的气氛,且比宁凡到来前,笑声更多了。

        那欢笑声传得很远,一直穿到宁凡耳中,最终,也化作宁凡嘴边的笑容。

        “这酒,真的不错?!?br />
        宁凡取出黑风葫芦,喝了一口葫芦里的酒。这酒,自然是从酒宴上灌的。以凶名赫赫的黑风葫芦来喝酒,心确实不是一般的大。

        酒其实也不是什么好酒。

        但在宁凡看来,这样的酒却是比天底下的酒都好喝了。

        “地图也到手了,接下来,便是从这偌大的宫殿群中,找出多闻无双的下落。此物的下落,似乎是北极宫中最大的迷,非宫中妖魔可知。然而此事难不倒我?!?br />
        宁凡蹲下身,从某处破旧的宫墙下,捡起了一块石头。

        “敢问石兄,你可知多闻无双的下落…”

        “嗯?你知道,但你偏不告诉我?”

        “这样不好,很不好。嗯?你说什么,你不是石兄?你是石姑娘?”

        “抱歉,称呼出了错。那么石姑娘,可否告诉我多闻无双的下落?”

        “你还是不愿说?呵呵,脾气很倔,但若是这样呢…”

        这样那样,那样这样之后…

        “呵呵,终于决定妥协了么,什么,你还想再来一次,这样不好…”

        …

        蚁主欲哭无泪。

        她的三观再次被宁凡刷新!

        “住手!请你住手!那是石头,那是一块石头??!求你别再污染本宫的眼睛了!本宫喊你宁兄可以了吧,宁兄住手,宁兄请你住手!你别欺负石头了,本宫来帮你,本宫来帮你找多闻无双!放过这块石头吧!”

        “你着相了,蚁主姑娘。石头可以是石头,但也可以,不是石头…”
  • 重走北上民主人士在沈阳活动之路 2019-08-22
  • 新华社评论员:与世界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2019-08-22
  • 习近平在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欢迎宴会上的祝酒辞(全文) 2019-08-15
  • [雷人]蠢货!土地处于不同的城市和地段,关联的资源不一样,价值也不一样。不然给咱俩同样面积的土地,咱的在北上广深,你的在边远山区,你干么? 2019-08-15
  • VRAR从热转凉 追风上市公司“跌落神坛”追风上市公司“跌落神坛”-手机行情 2019-08-14
  • 通向白垩纪的时空隧道(科技大观) 2019-08-14
  • 联合国安理会发表声明 强烈谴责阿富汗恐怖袭击 2019-08-13
  • 2018年CES Asia汽车科技汇总 未来出行更进一步 2019-08-12
  • 亓庆良:山村里也有了健康中国“大梦想” 2019-08-12
  • 机关干部微信群要定位于“工作” 2019-08-05
  • 百商诚信商海创新—天山网 2019-08-05
  • [微笑]这篇写得不错,没有逻辑上的问题!不过咱估计不会讨小萌们喜欢。 2019-07-31
  • 加快新旧动能转换 增强发展内生动力 2019-07-31
  • 主持人资料库——李晓萌 2019-07-29
  •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“第十阶层1”的网友,你可问问他“阶层”与“阶级”有什么区别!呵呵! 2019-07-25
  • 福建快三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是什么时辰 nba彩票投注 体彩14场胜负玩法介绍 特码 山西快乐十分规则 香港正版资料两码中特 吉林11选5手机版 12生肖开奖结果查询 年海南环岛赛路线 篮球规则大全图解 围棋入门基本知识 188手球比分直播 彩票怎么买 湖北福30选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