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震后十年·追忆与新生:关于2008年的那场地震,陕西有记忆 2019-04-14
  • 北京外埠车新政相关新闻 2019-04-14
  • 那些吃不惯汉堡牛排的中国留学生们,是怎么在美国活下来的? 2019-04-14
  • 卡赛首站启动 欧马可S3助力危化品运输 2019-04-11
  • 触网易下线难 非法保健品被查后虚假广告仍屡禁不止 2019-04-09
  • 【玛沁天气】最新玛沁今天天气,实时提供玛沁气温、空气质量、24小时天气预报、生活指数查询 2019-04-09
  • 红色大悟公开征集城市形象系列作品 2019-04-08
  • 别克昂科威优惠达3万元 现车较少可试驾 2019-04-08
  • 报道新闻记录历史 70载人民日报见证中国发展大事 2019-04-07
  • 学思践悟丨修好共产党人“心学” 2019-04-06
  • 太阳能iPhone X手机壳亮相 售价两万五 2019-04-06
  • 故事战斗民族评选最美女警 姑娘们颜值开挂 2019-04-04
  • 一带一路网盟官方网站 2019-04-03
  • 全球最酷炫的5G应用,竟在钱塘江边的这栋大楼里 2019-03-31
  • 启新航 谋新篇——陕西省第十三次党大会——西部网、陕西头条客户端 2019-03-29
  • 广西快三下载 > 七零小佳妻 > 680章 醉话(二更)

    快三开奖结果:680章 醉话(二更)

    一秒记住【800♂小÷说→网 广西快三下载 www.lbs87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      倪大海找到童澈的住处,抬手敲了敲门……只听得里面有人轻咳了一声,接着门声一响,童澈拄着拐杖,单脚着地的站着屋里,一见倪大海,有点愣了,“你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

        倪大海没说话,眯着眼睛细细的打量着他……只见童澈瘦了一大圈,面色苍白,略显憔悴,下巴颏上还有没刮的胡子茬,原本意气勃发的双眸间,此刻多了几分沧桑和黯然,再加上打着绷带的腿……让人看着就有些心疼。

        倪大海勉强的笑了笑,“哎呦,真伤了?”

        童澈嘴角边噙着一丝冷笑,“当然啦,我不会装?!?br />
        倪大海听出了他言语间挑衅的意思,当然不能吃亏了,索性也没回避,开口直接回呛,“你是没装腿伤,不过,你以前也没少装感冒??!”

        他也没等童澈让,就从他的身边挤进了房间……抬眼四下一瞧,房间还算宽敞,是一个单间小套,入目的客厅里摆着一张办公桌,上面乱七八糟的堆满了书,卧室就看不见了,倪大海也没兴趣看,走到茶几边一屁股坐下了,向着对面的椅子一抬下巴,“坐吧!”

        弄得好像他是主人似的。

        童澈也不以为意,或许是没心计较,反手关上了门,真就坐到了倪大海的对面,高傲的一挑眉,“你干嘛呀?”

        他显然也没打算讲“文明礼貌”,两个人颇有些针尖对麦芒的架势。

        倪大海凝视着他犀利的目光,“我干嘛?你不知道???我大老远的从省城跑到北京来找你玩呢?我当然有话跟你说了!”

        童澈挥了挥手,“我不爱听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爱听?你也得听!”倪大海跟他杠上了,“你以为我愿意跟你说呀?如果不是为了田心儿,你以为我愿意看你这张冰棍似的脸?”

        童澈无语了,只能听他往下说……总不能上去堵住他的嘴吧?

        倪大海弯腰打开了旅行袋,在里面拿出了一瓶60度的二锅头,用后槽牙咬开了酒盖,“砰”的一声,把酒瓶子放在了桌面上。

        又抬眼四处瞧了瞧,见对面有两个水杯,随手抓过来,一个放在童澈的面前,一个放在自己的面前,冷冷的一笑,“咱们喝点儿酒吧!我心里明白……你不愿意看见我,我也讨厌你!喝点儿酒吧,喝了,有些话就好说出口了!”

        也没等童澈反对,“咕咚咕咚”的把两个人的水杯都倒满了,一个杯子里足有三两酒。

        倪大海端起了酒杯,痞痞的向着童澈一笑,“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胆喝呀?那我先干为敬吧,敬你这么多年照顾田心儿,把她养得这么好?!?br />
        一仰脖子,三两酒全干进去了……

        60度的老白干最公平!

        谁喝谁都懵。

        倪大海只觉得一股辛辣顺着食道直下到胃里,瞬间,身体里像是点起了一把火,烧的他“理直气壮”的狂妄。

        他用手虚点着童澈,酒意有点上头了,什么都敢说了,“你哈,你今天这样落寞……全是自找的,你憔悴给谁看呢?你这个人智商虽然高,情商却低到底了,你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爱!当初,你跟云二姐在一起,那是因为门当户对,你找不到比她更好的人了!再加上二姐追求你,你就顺理成章了!后来,生活上遇到点儿不如意,你把自己的遭遇无限度的扩大,好像全天下都欠你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童澈瞪着眼睛,单手使劲一拍桌子,“放屁!”

        他本身是有傲性的,只是涵养一直把那种骄傲压在下面,一旦有人挑战他的底线,他也是可以成为一只猛虎。

        童澈猛的抓起了面前的酒杯,也来了个一饮而尽,干脆用手背一抹嘴,用手指回点着你大海,“你懂个屁?!?br />
        倪大海吓了一跳……他以前还真没听过童澈骂人,在他的印象里,童澈总是“温文尔雅”的“道貌岸然”,今天一看,老白干彻底释放了童澈的野性。

        童澈的两只眼睛通红,也不知道是被酒烧的,还是真生气了,“倪大海,你丫毛都没长齐呢,你有什么资格评论我?你的一生是在蜜罐中泡大的,顺风顺水的没经历过任何挫折!我人生中遇到点儿不如意?我把自己的遭遇无限放大?你知道我都经历过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我从人生中的最高峰,一下子跌到了谷底,一夜之间就成了所有的人都要踏上一脚的牛鬼蛇神,低着头做人,挂牌子游街,朋友不认,家人背叛,挑粪,锄地,倒垃圾,干最脏最累的活,在边远的山区挣扎,生命没有保障,自尊更谈不上!就这样,我还不敢说一句抱怨的话……因为我只要多说一句,就会牵连到身边的人,我只要敢跟命运抗争,那结局就会是尸骨无存!如果你经历过这样的十年岁月,你还能自信的为所欲为?肆意的敢爱敢恨?”

        倪大海使劲挥了挥手,“我不听这些!你们这一代人都是这么过的,别人都熬过来了!你也应该坚强!心里有创伤?憋着!忍着!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我没忍着吗?”童澈冷笑了几声,打断了他的话,“你还让我怎么忍?如果我不懂得爱,我根本就用不着等田心儿长大,用不着等着她自己选择,如果我有半分私心,如果能再禽兽点,我在她18岁的时候,就会先你一步,直接把她占为己有!可我没有,我舍不得碰她!她在我心里是最纯洁的一片净土,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不对!你说的不对!”倪大海使劲摇了摇头……扯着嗓音压过了童澈的话,“你对田心儿也不是爱,而是一种习惯,你习惯于10年困苦中的相伴,等到你又官复原职了,高高在上了,你习惯于一个女人默默无闻的在后面给你洗衣服做饭,你习惯于这种安逸,不愿意再费力去找另一种生活了,归根结底一句话,你只爱你自己!”

        童澈眯着眼睛,说话的声音里带着几分醉意,“你一个得意忘形的年轻人,怎么能体会我的心境?你的爱是烈火,是占有,我的爱是小溪,是包容!咱们俩是两代人!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不跟你拽词儿!”倪大海冷傲的牵着嘴角,“我对爱的定义很简单!就是付出!我能为田心儿放弃事业,我也能为她放低身段,我更能为她跟天斗,跟地斗,甚至可以牺牲生命!为了她能高兴,我还愿意来见你!你算个屁呀?我和田心儿结婚,凭什么非得到你的同意呀?我自己爹妈的意见我都没在乎过!可为了她,我tmd还要低声下气的来求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气,“你是像我这样爱田心儿的吗?你为了她……有没有疯狂到不顾一切?”

        倪大海拿起酒瓶,把剩下的酒和童澈又分了,通红着眼睛,把自己面前的白酒又干了,杯子随手往地上一摔,“啪”的一声摔得粉碎,“童澈,咱们今天男人对男人!我跟你说句实话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我这辈子要定了田心儿,不管谁阻挠,我都坚决不放弃,如果你今天同意了呢,以后大家见面,还能客客气气的当朋友!如果你不同意呢!我还是照样娶她!有你没你这个臭鸡蛋,我的槽子糕一样做!”

        童澈使劲揉了揉太阳穴,头痛欲裂……他说话的声音沙哑,望着倪大海的眼神复杂,“你是真的……愿意为心儿放弃一切?事业,家庭,生命……都可以不要了?”

        倪大?;厥值阕抛约旱谋亲?,“我疯的还不够明显吗?我在郊区种大棚,单位不去了,家也不回了,差点没砸死?你说我为什么?”

        童澈低着头笑了,笑容里带着恍惚……抬手拿起自己面前的酒杯,学着倪大海的样子一饮而尽,然后也将杯子摔了。

        他踉跄的站起身,几乎是狰狞的望着你大海,“你!你给我记好了,如果有一天你食言了,敢对心儿有半点的不好,我就弄死你!”

        话音刚落……

        就大力的挥了挥胳膊,“滚,我不愿意看你?!?br />
        跌跌撞撞的扎进了自己的卧室。

        倪大海静静地瞧着他的背影,眨巴了两下眼睛,低声的骂了一句,“你大爷的!装什么孙子?同意了……就不会好好说?”

        他觉得酒意上头,却也不愿意睡在童澈的房间里,出了房间,还没忘了到前台给自己开了个房,等到拿了钥匙,开了房门,就一头扎了进去,半斤多的二锅头发挥作用了,直接昏昏的睡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这一觉天昏地暗……

        也不知道睡了多久……

        傍晚的时候……

        周媛媛见童澈的房间里一直没有动静,有些担心了,过去敲门,半天不开,她只能央求服务员帮忙查看。

        房门一开……只见童澈面向窗口静静地坐着,背影被夕阳拢的孤单落寞。

        周媛媛望着满地的碎片,小心翼翼的问,“童澈,这……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童澈也没回答,隔了好久才说,“小周,你能帮我一个忙吗?帮我买一张最快去贵州的票!我想回去看看心儿的父母!”

        “嗯?”周媛媛有些纳闷,“这么急呀?”

        童澈苦笑了一声,“急吗?不急吧!我把心儿带出来两三年了,也是时候跟人家交代一声!”

        周媛媛随口问,“交代什么?”

        童澈的声音压得极低,“我可以交代了!心儿找到了自己的幸福,她要嫁人了!”
  • 震后十年·追忆与新生:关于2008年的那场地震,陕西有记忆 2019-04-14
  • 北京外埠车新政相关新闻 2019-04-14
  • 那些吃不惯汉堡牛排的中国留学生们,是怎么在美国活下来的? 2019-04-14
  • 卡赛首站启动 欧马可S3助力危化品运输 2019-04-11
  • 触网易下线难 非法保健品被查后虚假广告仍屡禁不止 2019-04-09
  • 【玛沁天气】最新玛沁今天天气,实时提供玛沁气温、空气质量、24小时天气预报、生活指数查询 2019-04-09
  • 红色大悟公开征集城市形象系列作品 2019-04-08
  • 别克昂科威优惠达3万元 现车较少可试驾 2019-04-08
  • 报道新闻记录历史 70载人民日报见证中国发展大事 2019-04-07
  • 学思践悟丨修好共产党人“心学” 2019-04-06
  • 太阳能iPhone X手机壳亮相 售价两万五 2019-04-06
  • 故事战斗民族评选最美女警 姑娘们颜值开挂 2019-04-04
  • 一带一路网盟官方网站 2019-04-03
  • 全球最酷炫的5G应用,竟在钱塘江边的这栋大楼里 2019-03-31
  • 启新航 谋新篇——陕西省第十三次党大会——西部网、陕西头条客户端 2019-03-29